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puiyee | 23rd Nov 2014 | 日常 | (67 Reads)

超過一年沒有回來。

因為太過無法說明的不開心,覺得對誰傾訴都過於煽情麻煩,那就不如回來嘔吐一下,有人看到沒關係,但最好沒人看到,每個人都有ups and downs我知道,這一下卻downs downs downs downs downs好久了。

婚姻一點問題也沒有,我先生對我越來越好;工作一點問題也沒有,我現任老闆好像比前任更信任我。但是呢,這種泥漿似的難受,讓我無法帶著幸福感地為別人拍攝和進行後製工作,勾畫別人的幸福笑臉。

變得很cynical,連在好朋友面前都有種好想把怨氣爆發出來,亂挑東西來罵的衝動,自然也無法祝福別人任何的好消息。 

如果寫出來之後會好一點,那我會多回來,躲在這自言自語,自己鬱悶自己救。 

 


puiyee | 3rd Oct 2013 | 日常 | (1065 Reads)

妹妹的寶寶半個月大了。當天我們就在手術室門外恭迎大駕,看著孩子躺在暖箱內被推出走廊,還是濕淋淋,那刻開始,我就毫無理性地覺得你好美麗好精緻,第一次見面我就知道我愛你。你哭,呱呱叫,側著頭睡,發呆,打嗝,一顰一笑,都讓我好著迷,還立刻做盡本來自己最討厭的事情,在FB上嬰兒照連發,轟炸別人的版面,只因為你值得被看見被讚賞祝福。

每一次跟你說再見後,我都會好掛念,只得用手機內的照片止渴。已經開始盼望,有一天我離開你家時,輪到你說姨姨我好不捨得你。寫著寫著,想到之後可以看著你長大,可以做盡所有事讓你高興快樂,我覺得好幸福!

 

 


puiyee | 30th Sep 2013 | 日常 | (248 Reads)

朋友提醒,好久沒更新博客了。就只在加班之夜,才突然興起要寫些甚麼。

思索了幾秒,才記起網址,我自己都好久沒來了,難以想像還有甚麼往日網友會到訪?一踏進來,就發現有位叫〝何文達〞的網友,一而再留言,反射動作是要刪除,但再想了想,還是決定讓他留下。

何文達先生,你的留言很長,訴求/資訊/看法很多,我沒有看完。但可以想像,你帶著你的訴求,很賣力地,到處再別人的博客copy and paste ,或者用程式大規模在各個sinablog自動留言。只是想說,我就把你的資訊留下,不要浪費你的苦心,但現今都寫blog看blog的人應該越來越少了,這樣的方式,很難讓訴求獲得你想要的注意啊。

我覺得心裡有未了願、或是怨意和慾望,飽受折磨而變得不近常理的人都很可憐。何先生讓我聯想到另一件事,不時在街上會聽到別人的自言自語,特別是女性,我總無法不被吸引聽下去,在斷斷續續,重重覆覆的談話內容中,很多時都是圍繞某人的妻妾成群,某人的金錢債,某人的家族恩怨。這些吐露不盡的記憶是非和怨懟,大概就算對世界失去認知,活到只有自己才懂自己的最後一天,還是心頭最大的結。


puiyee | 29th May 2013 | 日常, 照相 | (235 Reads)

好直接是吧!看在我那麼坦蕩蕩的在賣廣告份上,請來探訪一下我為拍照小副業建立的facebook粉絲頁,給個讚吧!謝謝啊!(真是個功利的人,兩個月不更新,就只來賣廣告,真是個討人厭的博客!)

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blissfullysweet.photography.hk


puiyee | 14th Apr 2013 | 日常 | (103 Reads)

感謝素顏的邀請,趕上尾班車,欣賞了傳說中"香港地約莫這個年齡層的女生,大概只分「看過」及「想看但未看」兩種"《29+1》(見蘋果日報介紹)。之前7次公演也吸引不了我,因為總是害怕太煽情的故事。幸而總的來說雞皮沒有疙瘩一地,共鳴感亦有不少。

散場後在回想30歲的自己是如何模樣。我記得23歲的自己,關於30歲的那年苦思良久卻只落得四個字面目模糊。其實那年先是決定了結婚,然後再開始了拍照的副業,在工作也發生了好些事兒。那是笑淚交織的一年,事隔兩年感覺竟然那麼淡然。

那大概也不壞,30以後,雲淡風清,好的壞的記憶記不住就讓他去,也把自身事情越看越輕,多留意社會,多想到別人。


puiyee | 14th Feb 2013 | 日常 | (195 Reads)

原來已荒蕪了5個月!去年的九月到現在,回想起來,彷如隔世。 

近來的生活不是很好,出了岔子,但也正是個好機會,讓我學習面對痛苦時不埋怨,不失去力量。我正在平靜忍耐的與困難共處,希望有天一切回復安好時,我會滿意自己的表現和態度,在此以前,每天都得live with it,live with it。

午夜夢迴,我們也有消積的時候,抱著對方哭過發過脾氣,以前大人們說的,成人世界的苦楚你們不懂,現在我們都懂了一點;我們以前也不懂大人們說的真正的愛,但在傷心時扶持著彼此的感受,現在我們也都懂了一點。

最後,我肯定,一切都終歸安好! 

 


puiyee | 27th Sep 2012 | 日常 | (472 Reads)

有朋友為著感情的挫折好傷心好失落。你知道他不需要馬後炮式的"如果我係你就咁咁咁",不想聽不負責任的打氣,也很煩厭別人說"做人要多d正能量,自己幫自己"之類。

但訴苦的內容我也聽夠了,來來去去也是男人有幾衰幾衰。我也辦不到"唉呀你真可憐",因為其實我覺得他可以選擇不可憐下去,只想是大巴大巴摑醒他。

兩邊都辛苦。


puiyee | 31st Aug 2012 | 日常 | (210 Reads)

1. 友A說教學洗腦咁易咩,如果咁易你依家應該仲記得Math d formula,水調歌頭全篇啦。洗腦的不是硬知識而是整套思維方向。如果從小的教育就是歌頌國家,隱惡揚善的氛圍,你不一定記得國旗的五星甚麼意思,但會傾向相信國家的好事情,難以接受國家的負面一面,更難說如何保持批判。

2. 友B說狼英被指沒有慰問學生健康狀況引起不滿,覺得學生要求無理,推論有做show之嫌。明白學生要求狼英關懷未免離奇,但實情是政府要學生接受不實不正的知識,群眾理性上街反抗不果,聲音被掩沒,無望得只能把事情推向更激進。一次低手的新聞發佈足以否定全盤意義嗎?

3. 友C也覺得,你有你講,我有我唔信,老師們也可以微調教學內容,避免洗腦。為何不在制度保障,要靠老師的個人修為?不會太難為老師嗎?而同學們在極紅的老師面前拒絕相信,難度不會被扣上問題學生的帽子嗎?為甚麼要學生們委身於負面的學習環境?

4. 友D搬出老論調,我們生於這時世,有甚麼方法呢。盡力抗爭就是最後的方法。有23條的一役,我們反高鐵失敗保天星失敗反小圈子選舉失敗,但可能成功就在這次,我們知道靠自己還是有可能。而面對不公義的事,難道知道不成功就不發聲,可以嗎? 

想到再說。


puiyee | 20th Aug 2012 | 日常, 照相 | (97 Reads)

突然想起,超過一位(其實即是兩位)客人跟我說過,在2011年某刊物(根據有限資料,應該為Fashion & Beauty或More等美容時裝雜誌)看見有關敝攝影公司的簡單介紹而找上我們。究竟哪位傳媒朋友對我們這樣好,不收分文也不動聲色地為我們宣傳?

碰碰運氣,把這事寫出來"尋文",如有任何有緣人也看過有關報導,請提供線索,我很想答謝那位先生 / 小姐,或至少可以讓我們自high一下。哈哈哈。


puiyee | 17th Jul 2012 | 日常 | (267 Reads)

Picture

Picture

(上圖攝於2010,下圖攝於2012)

我帶著你,走進正門,拾級而上到中一的班房,告訴你走廊盡頭的女廁少了面鏡的鬼故;然後到小食部,那時有個同學長得肥大,如何氣燄;看見中四教物理的老師,我跟你悄悄說她教書真的好爛;古老的實驗室成為我們的遊樂場,飯堂內誰跟誰常吃魚蛋,最後我們並排坐在禮堂的長凳上,我很熟練地把腳擱在凳下的木條,就像中學時一樣,手卻拖著你的手。帶著你在我的回憶中漫遊,這樣地把過往現在交疊,我更真切地感受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謝謝你願意走進我生命。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