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puiyee | 29th Sep 2008 | 相知 | (189 Reads)

Picture

身邊的好朋友,都是揚眉女子。她們有的是媽媽,擔起照顧另一個人生的責任,有的是妻子,努力地建立一頭家,有的正獨立獨居,自己好好的照料自己;她們有的日理萬機,天天上落幾百萬還是低調謙虛,有的毅然放棄安穩的生活重返校園苦讀,有的在北極了解冰山如何溶化,有的把自己很多時間留來關心身邊的朋友。她們也有事業有未成的,未必是最頂尖的,可是都有自己的步調,自己的主張,閒適優雅的生活著。


puiyee | 26th Sep 2008 | 日常 | (363 Reads)
  • 很想知道,大家隔多久才哭一次呢?
  • 最近一次哭,竟然是在辦公室門口,希望沒嚇到人。
 (閱讀全文)

puiyee | 23rd Sep 2008 | 日常 | (93 Reads)

因為對颱風(及由此而來的假期)非常關心,近來相信有不少人也跟我一樣,好喜歡瀏覽地下天文台的討論區攞料

逐漸的,在沒有颱風的日子,我也偶爾會去當CD-ROM,看看別人的討論,那些技術性的東西,有的沒的其實看不懂多少,看得懂的話就算賺了點知識,雖然我無從判斷他們的知識水準有多高,不過討論區裡的人看來都很認真,他們遵守當中的規則,不能用廣東話留言,不能登出報道/聊天式文章而不加個人意見,當然不可以討論與天文無關的事情,我相信在這樣嚴謹的規範下,可以在討論區裡「生存」下來的,想必也是真正希望進行有質素交流的天文愛好者。每想到此,我總是很羨慕,很想跟他們一樣,把一項興趣認真對待。


puiyee | 23rd Sep 2008 | 日常, 相知 | (73 Reads)

再難過的事,當可以耐住情緒,一步步的疏理自己的感受,然後像旁觀者一樣的說出來,還能夠在荒唐的情節上,加點嘲笑,事情彷彿從此與自身脫離,變成一件可以外多看幾個立體面的事。

感謝每個聽我說的人,多說幾次以後,我應該就可以真心的決定,隨它了。


puiyee | 21st Sep 2008 | 日常, 二人 | (181 Reads)

Picture

每次到了東涌東薈城,我也一定會看看門外的噴泉,如果可以跟孩子們一樣,不用顧累衣服鞋子弄濕,在炎炎夏日跑到水裡玩個夠,多爽。不過想到那場面,一定很恐佈,一個中女在跳來跳去。

+++++

其實,除了說過會對我好之外,李先生根本差不多從沒說過任何海誓山盟之類的情話,那些好想你好愛你的都沒有。我們日常的對話,有七八成是在說爛笑話,或者互相糟躓,挑戰對方的極限。這陣子,他最愛做的,是在電話裡大唱近來熱爆的林峯「愛不疚」,還要用林生的嗓調,不停重覆唱出「放手,放手,放手」,有時我真的好想,把頭穿過電話線到他的一端來咬死他。


puiyee | 18th Sep 2008 | 二人 | (221 Reads)

Picture

那時剛拍拖,你很堅定的說,會一直對我好,在我聽來,其實就好像個甜言密語,說著都是逗我開心,我知道相敬如賓的蜜月期過後,才是真正相處磨合的日子。幾年過去,兩個人早就像家人,好的壞的,也許都習慣了,直到這天,我在車裡因血糖太低而渾身乏力時,恍恍惚惚中看到你手拿杯熱巧克力,在車站等待就像第一天,那瓶你煲好後放在袋子裡一整天,去到車站才送給我的感冒茶。

喂,李生,原來真係無呃秤wor。


puiyee | 16th Sep 2008 | 日常 | (139 Reads)
認識任何朋友在Lehman Brothers 或AIG工作嗎,今天,對他們來說會是怎樣的一天呢。一直以來,在這樣的機構裡,享受著高薪厚祿,每年可以預期幾百萬的收入,幾年間賺下的錢,就夠半輩子用。長假以後,一切突然變了天,安穩的靠背原來是如此的脆弱,那種感覺大概很可怕。

puiyee | 15th Sep 2008 | 日常 | (111 Reads)

從前,有一個笨蛋,他的工作是個打雜。有天,苯蛋變成了皇帝的隨從,他人那麼笨,當然幹得很差,把洗腳盆當成湯碗給皇帝盛湯,又把皇帝的玉璽拿給小朋友當玩具。

從此以後,蛋過著心驚膽戰的生活,害怕有天被殺頭。

完。


puiyee | 11th Sep 2008 | 遊牧 | (116 Reads)

Picture

不管是牛奶,雞蛋,綠茶,及至景致,陽光,與當地人的交會,關西總讓我想起「回甘」這兩字。食物因為素質與烹煮方法而帶來的鮮味與層次,吞嚥後香味停在嘴裡,讓人想要更仔細的再次品嚐;在英語日語胡亂交集的溝通以後,發現關西人友善體貼的性格;在京都看見《源氏物語》跨越千年的記念,京都的街頭,儘是舊房子舊風光,人來人往裡不失寧靜,可以穿浴衣,可以帶住照相機,也可以就停在街中一角,對古遠的過去幻想與回味。初次的接觸不一定叫人驚嘆,但感覺卻綿綿延長,關西給我的,就是這麼一場體會。


puiyee | 11th Sep 2008 | 日常 | (136 Reads)

Picture

我回來了,從那個漫山楓葉的地方見到的是滿桌文件。我需要把這張照片放在案前,好好的懷緬一下。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