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puiyee | 30th May 2009 | 相知, 嚐鮮 | (216 Reads)

因為去年膽粗粗約了blog界女神素顏天使見面,又因為plurk這偉大發明,我透過素顏認識了健健跟C小姐。然後,不知怎樣的,他們去吃飯我又跟過去了,又然後,隨著我們互相安排慶生節目,可見將來飯局會越來越頻繁。「要食餐好既」是我的生存之道,可是遇見這麼識吃又這麼能吃的一群伙伴還是第一次,徹底佩服又叫人感動。

幾個月來,我們到過素顏的香閨大啖海鮮(見素顏blog健健blog),去過鹿鳴春吃膽固醇爆炸大餐(見健健blog),在跑馬地彭慶記為C小姐慶生(見素顏blog健健blog),還有鵝頸橋排檔5個人8個餸(見素顏blog)(次次都有人寫食評可以讓我不時回味,好爽呀)。每次飯局,健健與C小姐鬧來鬧去,再加上素顏命中要害的寸爆,基於我的角色設定是「惹人可愛(?)」(其實是人老反應慢),只能負責笑,笑到下巴要跌下來的程度。還是那一句,嘻嘻哈哈的一頓飯,其實吃甚麼也好吃呀。


puiyee | 28th May 2009 | 相知, 嚐鮮 | (97 Reads)

A問我們要不要去試酒,我說我的社交障礙越來越厲害了,A說不要緊我們甚麼話都不用說,既然如此那我就去了。想喝酒,已經好多天,壓力大的時候,就想大喝一頓。在家裡無法大喝,第二天要上班不敢大喝,對著李先生又實在很難說出借酒減壓的盼望。這晚,假期前夕,眼前陳列著紅的白的玫瑰的十幾枝,一杯一杯,這瓶不好就喝那瓶,好喝就再來一杯再來一杯,旁邊是banker們鬼佬們,那是第二個世界的人,社交障礙已不是問題,站在牆邊靜靜的喝好好的喝。我總不敢讓自己在街外醉倒,七分酒意後那三分神志反而更刻意的要把持住。離開的時候,頭腦還好,還能保持理智的對話,腳步卻真的變輕了,一共喝了十小杯。

回家躺在床上,頭痛出現,然後越來越猛,耳後的血管伏伏伏伏的一下一下,我就張開眼平躺著,讓神志全被那種肉體的痛楚控制,腦袋反而輕鬆。那天晚上的夢紛紛擾擾,人晃來晃去,但已不再是前幾天總在發的那堆惡夢,真好。


puiyee | 24th May 2009 | 日常 | (133 Reads)

那是小事,突然想起來。

知名blogger zz的其中一個blog「只穿喜歡的」一直人氣高企,四方八面的朋友都傳她照片在網誌上發表。當中有一位叫pui yee的老師(?)也亮相了。

Pui yee這個中文名拼音,在我這些70年代尾80年代頭的女生當中,可是普通得不得了,撞名這回事,小學到中學年年都發生。只是我家人比較無聊,挑了個比較少見的pui yee的寫法。所以,單聽發音而把我名字寫得對的,少之又少,佩儀珮兒佩怡沛宜甚麼也好,我也慣了照單全收,反正都是個發音。

有關名字,還想再說點其他的。名字好像是風水先生幫忙起的,又好像是爸爸覺得看風水先生提議的名稱都不好聽,自己後來改的,沒細問過我名字背後的含意,不過憑字面看,那是愉悅滿滿的意思。比起耀祖,國光,家輝,或者慧賢,美君,靜敏,帶金帶銀帶弟之類之類好大壓力的期望,大概我爸媽覺得有多偉大有多聰明有多漂亮有多精乖也好,快樂最重要,結果,成就了這總只愛玩的我,哈哈哈。


puiyee | 20th May 2009 | 日常 | (104 Reads)

Picture

5月18日晚9:00收工回家再用電腦開工,媽說:「依家佢呀一返黎就做隱蔽青年,好似好怕見到阿媽咁呀。」

5月19日晚9:40收工回家,還沒再用電腦開工,媽說:「快d啦快d啦,你快d入房做隱蔽青年啦!唔駛理個老母架喇。」

5月20日晚9:00收工回家。媽一副撲克臉甚麼都沒說。快了快了,過了明天,大家就會散水,你就可以有番個女,我也就可以有番自己了。快了快了。


puiyee | 16th May 2009 | 日常 | (198 Reads)

(轉載自林一峰facebook

最近紛紛有人問我今年會否在紅館開show,查探下原來

是林峰;
於是四處探探峰聲,在yahoo blog 給我找到以下張貼:

林峰《峰‧情無限演唱會》最後 Rundown:

愛不疚
愛不疚(Remix)
愛不疚(Dance Mix BPM168)
愛不疚(Feat. 林海峰)
愛不疚(R&B Mix)
愛不疚(Feat. 關菊英)
愛不疚(Acoustic Version.)
愛不疚(Feat. 夏雨)
愛不疚(Rebalanced)
愛不疚(Feat. 吳卓羲)
愛不疚(Mix Taped)
愛不疚(Feat. 林一峰)
愛不疚(Accapella)
愛不疚(Rock mix)
愛不疚(Feat. 林曉峰)
愛不疚(全城效應)
愛不疚(Piano Version)
愛不疚(Feat. 鍾嘉欣)
愛不疚(Cello Version)
愛不疚(Feat. 黃宗澤)
愛不疚(Violin Version)
愛不疚(1st encore)
愛不疚(Hip Hop mix)
愛不疚(Feat. 徐子珊)
愛不疚(國語版)
Love Don't Regret (愛不疚英文版)
愛不疚(Feat. 胡冏冏)
愛不疚(Feat. 泳兒)
愛不疚(2nd encore)

29首歌

http://hk.myblog.yahoo.com/jw!Xkm7wH.FGCgBeabzHGdPZcloWxYIMg--/article?mid=24204
勁想聽;
(just for fun) :P

+++++

我也好想知,林峰其實唱過甚麼歌。

應該還有 愛不疚(峰情無限濕身透視露點但又著t-back Version) ,否則又怎能配合大會主題Let's Get Wet(汗...)啊。


puiyee | 14th May 2009 | 日常 | (136 Reads)

已經可以一個人開車想到那裡就到那裡。當車從大學開往長沙灣,穿過空無一車的隧道;看了一下地圖就跑上半山寶珊道,把車停在窄窄的斜路上,渴望了好久好久,然後突然間發現自己原來已經做得到。

考了車牌九年,頻頻開車還是這一兩年間的事。最初的時候,連開車到筲箕灣也要人陪,在高速公路上雙手發抖,行錯了路大失方寸,在往山頂的路上棄車讓別人幫忙開車,也在停車場棄車讓別人幫忙泊位。我總是要有個導航,提醒我去堅尼地城請靠右,幫我看左邊的盲點,彎拐得太早,車速太慢。

但最終還是無可避免的一個人。第一次因為錯誤的小路出大路差點賠了命,第二次在紅隧口激烈的切線賽中落敗,第三第四次後情況好轉了,雖然車尾免不了一班班的花痕。但就只得自己教曉自己時,才會逼著做出正確安全的反應,把錯記在心裡,下次好些,下次又好些。

所有事,由不懂到懂,其實都是過程而已啦。

現在只差沒進入過旺角和銅鑼灣的心臟地帶。到那天我在恆隆中心把車施施然開出來,就代表我不再需要導航,也就沒甚麼關於開車的儍事糗事,能當成話題來說的了。


puiyee | 11th May 2009 | 照相 | (256 Reads)

 平常把照片放上網站,通常會用Photoshop調教亮度,對比跟顏色(我認我是執相黨!),不過放上來的照片看來總覺得太平滑(特別是相對於flickr,在flickr上所有照片最少好看十倍!)。在plurk上看到別人說銳利度也要調,對,怎麼從來沒想到這方面也要調呢?

Picture

圖一,沒銳利化的。

Picture

圖二,整體銳利化一次,邊緣銳利化一次,不過,好像也沒分別啊。

請問大家有甚麼小撇步,弄出線條明確,顏色分明的照片呢?

+++++

Picture

後話:

謝謝Ching的指導,我把圖二(圖二本身已resized)再unsharp mask一次,細節果然銳利了(雖然雜訊也無可避免的明顯了),在blog上發問,真的很有用,哈哈哈。


puiyee | 9th May 2009 | 日常 | (443 Reads)
  • 星期五晚是吊頸中的透氣時段,去看謝安琪的演唱會。
  • 托A的鴻福,我們當晚的位置,是BE行與BG行,台近得我們要仰起頭來看!
  • Wyman就坐在前面!謝安琪唱「喜帖街」時,我們很有衝動搗亂,想要大聲說句,「比起阿Kay其他歌,喜帖街其實麻麻囉」,他會轉過頭來串我們嗎?吧,come on baby!
  • 當然我們只是乖乖地聽,聽歌也偷聽Wyman跟同伴說話。
  • 去聽演唱會前,其實覺得付450大元實在不算值,所有東西由小眾喜好變成大眾喜好,我們就會扮野,說不喜歡了。不過我還真的怕,謝安琪會變了容祖兒。
  • 幸好,一首一首舊歌的唱來,那些鬧這些鬧那些的歌曲,那是最初讓我們聽得好驚喜的謝安琪。
  • 「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當晚唱的不怎麼樣,這卻是我很喜歡的一首。很有想像力,罵得很好,希望她能這樣一直罵罵罵。

puiyee | 5th May 2009 | 日常 | (134 Reads)

老朋友每年來兩次,5月跟12月,是我忙到爆晒廠的高峰期。這段期間,整天神經繃緊,無心寫blog,晚上睡不著,手機跟辦公室電話飛來飛去相當混亂,今年還新加了自言自語環節,做甚麼也好,彷彿唸著死啦死啦死啦,救命呀救命呀救命呀,事情反而沒那麼要命,唸著唸著,電郵就回了一個又一個,網頁就做了一個又一個。

下午寫著流感爆發下活動安排的事宜,過了21日,往後也許就是晴空一片天,也許等不到21日我們就甚麼都不得不停下來了,兩個星期,怎樣都會比現在好,幫自己加油一下。


puiyee | 2nd May 2009 | 日常 | (110 Reads)

Picture

幾天以前,星期二,早上我們在草地上看施工,當天風和日麗的景像, 那種平和愉悅的心情,現在好像恍如隔世。那天的感覺美好到讓人充滿力量,覺得自己想怎樣嘗試都可以,但原來我被那陽光騙了,騙得好慘。

把事情說得這麼玄,我可不喜歡,只是一定要有點甚麼宣洩的渠道,我才不會,晚晚睡不進去。請姑且當我在埋怨那虛幻的風和日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