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puiyee | 26th Jun 2009 | 日常 | (286 Reads)

在壽司店晚膳。隔鄰的妹妹(七至八歲)在大啖刺身,她把一碟十片三文魚片全浸在醬油裡,然後一分鐘內悉數消滅。在我唸中學前,還未嚐過生的魚,頂多在電視劇看演員坐榻榻米吃刺身不是餅乾不是薯片那樣可以一啖接一啖狼吞,要細吃慢嚐才不浪費。畢竟是兩代人了,不好比較,但重點是,整碟魚片,她只讓媽媽夾一件,其餘全數獨食,這才叫人汗顏。

+++++

因為要共渡時艱,所以老闆們就可以乘機有咁奸得咁奸,又見識到了。作為辦學機構,經濟好,你可以說利潤無增加可以不加薪,經濟差,難道家長們就不讓孩子上學嗎?我不是說自己。

+++++

很多人喜歡把個人email address設定成古古怪怪的短句,例如iamthekingofrock@gmail.com、givemewingstofly54@yahoo.com,或者借來向世界宣告愛情的luvjoe1314之類(以上電郵地址實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但用來求職的電郵地址,還是不要這麼有性格好了,假設有一女生叫Chan Siu-Mei, Jenny,我認為可以接受的email地址,不外smchan / jenny.chan / jennychan / jenny_chan / jchan,如全部名都被人登記了的話,jennychansm是可接受的最長地址了。對著求職者們一個個鬼五馬六的地址,容易打錯被打回頭之餘,又九唔搭八,完全配對不到誰的email是屬誰的,更重要是,一個騎呢email address,會讓我聯想到一個未大透的大細路,或者改個說法,唔夠pro,不了解職場的rules of the game。


puiyee | 25th Jun 2009 | 閒情 | (434 Reads)

特地請假,除了吃和拉外,連續12小時死拼,直到天光頭赤赤作嘔才收手。這種不見天日地專心致志、全程投入的感覺,是美好到死的一回事。

 (閱讀全文)

puiyee | 19th Jun 2009 | 日常 | (143 Reads)

前幾天,在分岔口上。試著把事情告訴好些我信任的人,企圖讓別人來幫忙拿主意。這是很笨的一回事,我知道。因為到最後,無論挑哪一邊,都會讓另一半的人對我失望,叫我感到自己總把做對的事都變成錯。

果然。開著車,一邊聽著句句責備從手機揚聲器傳來,一邊敷衍著唔唔唔唔唔,一邊迷路。我只是根據那位朋友的意願,作個匯報,甚麼強裝有根有據的廢話也免了。從來都不是rational machine,受不起別人動之以情是我輸了,但那也是因為我總叫自己,可以接受當不太聰明的人,卻拒絕當堅硬的人,到這刻你怎麼想我懶理了。

已經挑的路,風景不一定好,但我會調節心態,叫自己走過的路,不至於那麼不堪回首。


puiyee | 16th Jun 2009 | 日常 | (144 Reads)

朋友B,是個聰慧且善良的女子。這晚飯聚,我們說起人際間的是非漩渦。空有聰慧,就是最能夠挑起漩渦的一群,空有良知,就只會輕易站出自以為是的立場,立場被利用而給捲進漩渦裡後知後覺。像B那樣聰慧而善良的,才能一直保持清醒,盡量站在漩渦的最外圍,還能設身處地,如果自己像某人那樣做,漩渦會越來越猛,而要怎樣怎樣,才能把漩渦平息一點。

那對我是種當頭捧喝。


puiyee | 14th Jun 2009 | 日常 | (146 Reads)

Picture

職業可以不分貴賤,卻免不了分人工高低,掌握權力多寡。在成人的世界,我們總得從低往高游。

當友說,該選你喜歡的工作時,我只得笑。當我這行業的人,有可能真心喜歡自己的工作嗎?在你沒正式接觸這類的一份工作以前,「喜歡」這個字不會在招聘廣告上透現任何痕跡。做得到,人工滿意,不討厭,就是好。工作環境,人事,或著會讓我喜歡或不喜歡上班,但那不是工作性質本身。間中有叫人感興趣的任務,但那也不算是喜歡幹的事。所以,我不懂選。

到底有甚麼很喜歡做。我記得小時候,看見家裡的鐘點清潔阿姨爬上梯子,將水晶燈的水晶一片片拆下來,放到水盤裡清洗好,然後再掛回燈框上。乾淨的水晶片拿在手上多麽通透明亮,那是我見過,最閃亮,最有成功感的工作。我跟媽說,長大了要當鐘點阿姨。媽,連同清潔阿姨,同時大笑不已。


puiyee | 11th Jun 2009 | 相知 | (131 Reads)

我總會想知道,朋友是怎樣想的。例如,你為甚麼會選擇我來傾訴那些事,為甚麼會覺得和我喜歡這樣的裙子,為甚麼看到這套電影會想找我去看,甚至是,那天為甚麼要用那樣的語氣說叫人難過的說話。我的好奇心,延續好久,好多年前發生的事,我還是會猜度對方背後的意願。我需要那種正面的原因,來自我肯定,也需要那種負面的原因,讓我找個機會,告訴你事情不是那樣的,我不是這麼想的,叫人難過的說話是不必須的。

有人說,這是不成熟,不成熟的意思大概是我太看重別人怎樣想吧,那成熟的人,就等於對別人任何動機的舉動都不在意嗎。

我想這方面我只能如此幼稚。


puiyee | 8th Jun 2009 | 日常, 相知, 閒情 | (153 Reads)

《黃昏老爸的煩惱習題》A Spot of Bother)看完了,懷疑生癌的老爸,發現家裡一團糟,老婆搞外遇,兒子是同志,女兒又嫁又唔嫁。在負能量高企的狀況下,這本書絕對不宜閱讀,內裡的嬉笑怒罵都變成酸澀,特別是,如果你的老爸也似乎病歪歪,媽媽整天呼天搶地,四處見著叫你不快的人和事,鬱悶得感到全世界你最不幸的話,絕對不要讀。煩惱習題犯不著要做兩遍。

有時我希望自己可以逍遙些,對不喜歡的人說不喜歡,和家人的距離拉遠一點,可以說散心就散心,想獨處就獨處,可就是不能。

忍不住找人發一下牢騷。妹跟A的兩個MSN對話視窗長期在螢幕的下方standby,A說無助時她會聽五月天的這首「瘋狂世界」。MSN鐵腳這回事,除了我以外,大家都有沒有呢。煩惱誰都知不是能說散就散的,只是一講出來,重量就好像減半,說著說著離了題,講些爛笑話,直到電話聲響/outlook有封小信件彈出來/老闆的腳步聲逼近,又回到各自的世界去,工作中另一堆煩惱習題上場,暫時遮蓋了本身的。


puiyee | 4th Jun 2009 | 日常 | (167 Reads)

Picture

今夜,我與幾個朋友到維園去,參加六四二十周年晚會。其實自從一周年晚會後,我並沒再去過,直到我發現真實的歷史居然慢慢被變成虛構的故事。不得了,作為曾見證這件事的人,今年有責任要去。

我們原本打算七點到銅鑼灣吃點東西,八點進場。不過一到銅鑼灣,人頭湧湧,來自維園的消息,未到七點裡面已有好多人。果然,這最後成為歷年最多人參加的一次晚會。

Picture

蠟燭點起,球場關燈。我們唱歌,默哀,聽趙紫陽及天安門母親的錄音。唱的歌我有好多都不懂,唯獨是「血染的風采」聽下去無法不動容,它叫我想起二十年前這首歌給漫天遍地播放著的日子,那所有人一起承受國難的時候。今天看到了文匯大公當年的頭版,不論左中右,香港人都同心哀悼,在生命攸關的大是大非上,都有著最基本的良知。今天呢,當中有些人是怎樣由疼痛進化到不痛甚至否定那種疼痛的價值呢。

Picture

晚會完畢,散場後參加者一堆堆的蹲在地上,把留在地上的燭淚刮走,連人家留下的都幫忙刮,盡點力把一個乾淨的球場交回給香港人。希望當權者明白,好多的人今晚來做政府不喜歡的事,只因為他們着實喜歡這個地方。


puiyee | 3rd Jun 2009 | 日常 | (118 Reads)

Picture

據說明晚可能大會無法為所有參加者提供蠟燭。我沒時間去買了,用這個電蠟燭成嗎?

第一年的悼念晚會,是我媽帶我去,二十年後,肯定她不願回想這回事,我也為著不要她生氣,索性不說。如果她定把事掀開來問,我會說,我只為悼念,我只為希望這件事一直被我們惦記住,這甚至無關政治取態(政治取態在此指那種很根深蒂固參加晚會,就等於被洗腦,就等於支持哪個黨哪個人,就等於搞亂社會,以及跟她作對的想法),那只是回到最基本的,人性的悲哀與不忍而已。 


puiyee | 2nd Jun 2009 | 二人, 遊牧, 照相 | (155 Reads)

Picture

四月一個星期六的下午,我們到陰澳(對不起我不喜歡欣澳這個新名)去。李先生當他的老人與海,我帶了書坐在石堆上,想看可是在陽光下紙白得刺眼,看不下去。只得對著海發呆。

Picture

好多飛機飛過。 李先生釣魚,我就像打獵一樣見到飛機就拍,拍,拍。

結果拍了一堆一模一樣的照片(菲林)。李先生則一條魚也沒釣到。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