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puiyee | 29th Sep 2009 | 日常 | (133 Reads)
為某老師作了些事,然後,深夜一點多,短訊聲突然響起,已入睡好久的我嚇得要命,以為有甚麼壞事發生,一看,原來是"thank you"。深夜的thank you,究竟是不加思索,還是衡量過該要儘快道謝,不要拖到明天才好。Anyway,禮多人不怪,但我該立個晚12朝7的禁區牌。

托某先生安排人員到機場迎接從歐洲來的VIP,在電郵裡寫了日期,時間,航班編號等資料。某先生收信後很負責任的回電,並問到,你寫著的那個下午2點,是起飛還是抵港時間呢。朋友,如果我要你算出航班總飛行時間,再加上兩地間跨越7個時區後何時抵港,也未免太讓人為難了。

他們理性,卻總是理性得不通人性;他們聰明,卻總是聰明得把事情扭成一團奇形怪狀的混沌,然後花很多的時間與努力梳理梳理。對手簡單如我,大家也不妨挑直線走吧。


puiyee | 28th Sep 2009 | 閒情 | (621 Reads)

平常少看電視,這晚為了敷衍老媽,就陪看一會亞視的《亞洲星光大道》。一看,嘩,驚艷!

Sorry說的不是本地的參賽者,而是台灣的楊蒨時

媽一邊聽歌一邊說不成不成,她平常很soul的,今晚這首歌完全發揮不了,評判的評語也是失望。可這是我第一次聽她唱歌,已足以覺得,嘩,可以出道啦!

上網把她之前參賽的演出都刮出來看。3月剛開始比賽的時候,她一頭直髮,比較胖, 化妝也許有大關係,唱得不是差但感覺平淡。

好像曾出局了但又復活回來(賽制不明),她減掉了十幾磅跳肚皮舞,唱的也不是她拿手的soul,但已很有看頭,也看得出她變自信了。

幾個月一直進步達到高峰,是比賽中的頭三名,由頭髮到演出都很soul,包括我媽都聽到emotion這樣表情的,是她唱Alicia Keys的一次:

她平常的樣子有點老也不細緻,而且原諒我對手帶玉鐲的人有點偏見,可是一開始唱歌,她就發出舞台的光芒,人變得漂亮,雙眼很有媚態,唱"Fallin'"的時候如是,唱「情人的眼淚」亦然,她沒有一般東方人唱soul轉音有點夾硬黎」為轉而轉的問題,而是自然而然興之所至,可能因為她也相當陶醉在歌裡,陶醉到完全不像在比賽。

為了她,我該會頻爬youtube,直到總決賽為止。那麼大的人還追看電視,會有點過分嗎?emotion


puiyee | 25th Sep 2009 | 日常, 買物, 照相 | (448 Reads)

某天聚會,有朋問到,我的Olympus PEN E-P1 「放o左未」,跟相機還在蜜月期的我,實在打個突,朋友有此一問,原來乃因為外間對此機劣評如潮

我不知道是否熱戀期間被愛情沖昏頭腦,從一開始就發現沒有macro的問題(見舊文),以及對焦聲音「怪怪地」外,經過兩個多月的相處,要我寫一篇probation report,也絕對是讚多於彈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下刪數百字)。

首先,懷舊半格機樣已是夢中情人格局。外型當然頂瓜瓜,內涵更是誇啦啦(好爛......),自從買機以後,它一直長駐我包裡,只有一天把它留在辦公室忘了帶回家(那天我的心實在囉囉攣得要命),其實沒有snap shot機這設備很久了,帶著DSLR出街總好像太煞有介事,彷彿非要一定找些甚麼來拍才叫包包裡的負重值回票價,細機呢,我又卻無法滿足於那成像質素,這想必也是很多人買E-P1的原因。

Picture

既然一機跟身,見到甚麼有趣有氣氛的都可以拍下來。我是小品愛好者,所以多數用光圈先決;因為手震,EV選-0.3到-0.7讓快門動快些,照片太暗可以容後PS;ISO選200或400;相機的White Balance算準,自動模式可以接受,這樣的恆常設定做好了,一般環境都可以只快調光圈,隨時隨心snap shots。大清早下車看見G.O.D.賣八月十五月餅的櫥窗,我拍。

Picture

突然覺得自己衣服的領子好看,我拍。

Picture

偷窺某的書櫃,我拍。(相關人士請別告密,shuuuuuuu...)

Picture

美味的晚餐,當然也拍。

總相信相機都各有性格,隨著它們把照片造給自己,E-P1送我的,清晰細緻,顏色有時略濃但不相干,漂亮與否不好說,畢竟合乎我心意,把我想要的感覺捕捉得住,那算是種手心相應吧。

Picture

暫時最滿意的,是在好友W的家,爬上窗台拍的一張黃昏照。我很喜歡照片「留白」,把多餘的東西可拿掉就拿掉,主體就算小一點也能顯示出來。

其他用家的照片沒看過多少,不過博客Ching的照片好好看,看似隨意但其實細膩, 或者你看過了買機慾會大增,哈哈哈。

毫不客觀,毫不technical的試用期報告完畢。


puiyee | 24th Sep 2009 | 日常 | (84 Reads)

黑面甲:「蘇打綠出左新碟la wor,今次叫《夏 狂熱》。」
凱子乙: 「上次叫咩?
春 春春?」
黑面甲:「《春 日光》呀痴線,春春春好似咸片咁。」
凱子乙: 「下次叫咩? 秋 秋秋秋 田共秋 臭臭?」
黑面甲:「咩係秋田共,低b。」
凱子乙: 「秋 又秋秋 到冬秋 膠袋?邊個係呀?」
黑面甲:「我唔理你。」
凱子乙: 「係秋 老虎

Picture
(設計圖片,原圖來源按此


puiyee | 23rd Sep 2009 | 日常 | (169 Reads)

港女趙燕萍攝錄並在網誌公開質詢商戶不同分店售貨出現$18差價的片段,為自己討回公道不成反被起底,包括學歷、相片、家人、男友,甚至是yahoo拍賣上的買家賣家。看她被看不過眼的人以暴亦暴,抵佢死是對事件最直接的評價,但看著她在明所有人在暗赤裸裸的被攻擊得體無完膚,身邊有無關人等都因此被侵犯私隱,立場兩邊擺,不曉得哪邊才是良心。

都是私刑的錯。網路、聚眾、私隱、自由、公義,越懂得利用文明,就越不文明。事件再次給我們毫不溫馨的提示,人誰無過,一把聲音、一個login name就足以剝你光豬,記住把自己好好收起。


puiyee | 21st Sep 2009 | 閒情, 嚐鮮 | (141 Reads)

Picture

甜品是我的Femme Fatale。

李先生問為甚麼女生那麼愛吃甜,我說不出原因來,只是確信一般愛甜者的說法,胃部有兩個空間,一個放正餐,一個放甜品,放正餐那邊越是飽滿,放甜品的一邊發出需求的聲音就越大,所以每當飽餐一頓,cheese cake雪糕雜果涼粉的甜美身影就自動開始在我腦中盤旋,最近還多了消暑佳品石榴棉花冰,它們總蓋過減肥自律小天使的軟聲音,讓人忘我投進萬劫不復的卡路里深淵。

其實除了好吃之外,整體來說,甜食的外貌大多都相當漂亮吸引,越發討人喜歡Leonidas的水果型軟糖好看的要命一盒八粒拿出來拍照後又小心翼翼放回盒子裡,明明口水因為色彩繽紛果香四溢而大量分泌,但又狠不下心來捨得把它們幹掉,真是磨人的魔鬼。

Picture

要數神級Femme Fatale,一定少不了月餅。其實過節以後,剩下來的月餅總是乏人問津,甚至是望而生厭的地步,但相隔一年,厭膩感就忘得一乾二淨,每年第一口甘香滑溜的雙黃白蓮蓉都是天堂享受。然而美味背後就是消化不良而徹夜胃痛,明知痛苦都要愛,好淒美的愛情啊......我同個雙黃白蓮蓉月餅。


puiyee | 20th Sep 2009 | 日常, 閒情 | (352 Reads)

Picture

(出自《蠟筆小新》第49期)

剛回家上線到facebook,就看到朋友放了這格漫畫上來,伴著一句bon voyage。立刻把「臼井儀人」四字google一下,失蹤多天,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最後一次買小新是Vol. 38(現在好像已到了Vol. 49),之前差不多每隔一兩期就買,反正劇情總沒大進展,想大笑一場時就買。其實看得久,就多多少少猜到每個故事的發展,每一個場面出現,例如有人對著一條大路讚歎,「嘩,這條公路長得好像沒有終點啊!」,已可以猜得出,小新定會說「對啊,跟我家的房貸一樣」之類會讓旁人掉進深谷般沮喪的答案。像好多長壽漫畫一樣,野原一家與當中的世界,雖然經歷過好多事情,像家裡大火而暫住雞飛狗跳莊、妹妹小葵出生、松坂梅老師遊由剩女一族到認識了德醫生,在到及後德郎在南美遇難,但時空卻永遠定格在小新5歲唸幼稚園的一年。作為讀者,應該樂於看見小新長不大,一直肆無忌憚地笑諷踐踏成人世界,但現在,他卻只得停在5歲,沒有延續也沒法長大了。

總覺得歡樂的人活得長,但其實臼井儀人創造小新世界,很明顯的,快樂都築於痛苦上,除了報紙抽水談論醫生遇難的那段「死亡之」外,還有好多好多像我們一樣天天面對的無奈,在職場不上不下的野原廣志,早晚會交到男友而讓小新難過死的娜娜子姐姐,看動感超人卡通前總是被媽媽吩咐要洗手抹臉,中年發福的女人,漫漫長路的房貸。能在苦中作出如此到肉的樂,想必也因為對痛苦的況味有多少體會,如果我是小新,從小就把成人難堪看得那麼透切,那我肯定不想長得大,不知道臼井儀人有沒有想過,還是去當個孩子好了。

直到這刻臼井先生的死還沒確定,也不知原因。但如果你真的已啓程到遠方,就請一路順風。


puiyee | 17th Sep 2009 | 閒情, 買物 | (967 Reads)

Picture

人人說院校裡混得久會競爭力下降,我從來沒有異議,五天工作OT有補假的生活實在逍遙,而且環顧周圍畢竟都是讀書人,愛財的話早就跑出去做生意了,利益紛爭少,機心計謀這些在外面世界生存的必要技能容易退化。可是外面風大雨大,就算不害人不發達,也千萬不要淪為近期大熱的美人計主角,就當是防火演習好了,在board game裡有幾奸得幾奸,誓要對手輸到當底褲!

一般的大富翁買地買樓收租,但當中隨機因素太多,控制太少,新出的card game "Monpoly Deal" ,就除了抽牌要講運氣外,一切心計行頭,手裡的牌功能各有不同,先出後出絕對影響大局,看著對手快要齊集三套物業勝出,有本事的話,你可以強行拿走一塊地,拿走整套物業,也可以一鑊熟,知道你想要我的黃色地皮,就把它變成現金,讓你等一世也等不到物業大團圓(看官網FAQ後才得知這是犯規的!謝謝網友Inatt指正);見有弱勢社群,就要出盡全力送佢一程順便分身家,不過最高明還是伺機坐享其成突然跑出。害人之餘,也得防人,既然自己奸到無朋友,也總不指望人家會對你仁慈,爾虞我詐,一場遊戲下來,分了勝負也差點不能泯恩愁,原來一個二個都有potential當福佳!

說起大富翁,還真是長玩長有,記得小時書店出售的山寨版套裝,買回來銀紙要自己逐張剪;到台灣設計的經典大富翁PC遊戲,不知道誰跟我一樣喜歡用「阿土伯」的角色?EA的電玩版漂亮得要命,大富翁伯伯不停行來行去;還有原來新版board game甚至已沒有銀紙,用碌卡機取代。然後到剛出現的,由Google Map變身成的Monopoly City Streets,可是試玩了一會非常迷惘,甚麼地皮都買不到,唯有擱住,希望有同好此道的朋友講解一下。那個地圖世界,別人已玩得鬧烘烘的,我連走也走不進,其實遊戲內外,都是笨蛋和輸家。


puiyee | 14th Sep 2009 | 日常 | (113 Reads)
讀者V你好,我代Bêtises的老闆傳話一下:你要的啡色tee已有貨,歡迎隨時來參觀選購,謝謝!

puiyee | 14th Sep 2009 | 日常 | (75 Reads)

Picture

好像也蠻分裂的,雖然為人很麻甩,但最愛的顏色,是粉紅色,不過並非baby pink,而是dusky pink,也有人說是dusty pink,不知道哪個才是對,總之就是這種有點暗淡的粉紅色。

手上的蔻丹是禮物,算是豆沙紅吧,但都帶有那種暗暗瘀瘀的成分,即獲寵幸,雖然被修甲師說,千萬不要塗粉紅了,可是,又忍不住。我家除了兩個房間以外, 所有牆都是dusky pink色的(可見家裡喜歡這顏色的人也不只我一個),衣服呢,也有不少,blog的版頭呢,也是淡淡的dusky pink。說它紅色也可,大地色也可,總是曖曖昧昧,神神祕祕,跟黑色灰色這些憂鬱很合得來,不再像小時候說「我鍾意黃色!」,「我鍾意紅色!」,比起太單一的primary colours,我愛dusky pink,要有內容多了,真是個成熟有型的選擇。emotion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