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puiyee | 27th Feb 2010 | 日常, 照相 | (240 Reads)

Picture

貪新,所以完全沒法再愛舊,可能我是個非常專一的人,自從E-P1入手後,天天陪伴左右,差不多再也沒碰過我的Sony A350。曾以為E-P1總有些不足,需要大機來幫忙,誰知道,沒有,之前兼職拍樓宇的工作用E-P1也勝任,stock photo的亦然,A350就只得常常待在防潮箱裡睡覺。

李先生有一天說,你已把E-P1當成companion,A350卻從來只當它工具。的確A350並非不好用,但使用當中卻沒有「感覺到相機內的靈魂」那種喜愛及感情。

作為一部功能健全的相機,它大概也不想這樣了此殘生吧。不如讓它變成某初學者的第一部單反,讓他好好體驗攝影樂趣,或者用身上各項配件救活其他相機好了,這樣賣也賣的算心安理得。

但沒有A350,我就不會走進龍友的階段,對攝影認真學習起來,也記得那時初見這相機以及Sigma鏡頭成像漂亮的興奮,為此還是心存感激。臨別前拍招一張,以此為念DSLR生活暫告一段落,也暫時沒興趣再買一部,見到滿街滿地拿著單反拍拍拍著實不喜歡,不要當其中一分子了。


puiyee | 26th Feb 2010 | 日常, 閒情 | (118 Reads)

同日內新聞三則:

杜拜巨型鯊魚水族館爆裂痕 疏散遊客

你們小時候有沒有試過,在海底隧道內邊走著,邊想像天花板會不會突然穿個大窿,然後海裡的水呀魚呀海星呀鯨魚(!)呀一股腦兒衝入隧道,讓我們即刻置身深海可以海底漫步呢?總覺得那是好好好好好玩。

+++++

蕭芳芳第一 特首尾四 「最受信任人物」調查 80人候選

事情重點Picture是誰個擦鞋友把成龍放進候選名單?如果夾硬要從他身上找些可信的東西,那大概只好是信他一定有老婆,然後搞大另一個女人的肚子,以及,曾經有幸獲章子怡餵食提子,咁囉。說起成龍,朋友J曾解釋那招牌勝利手勢的意思:

成龍:「信我,冇呃你地,我有(說時右手舉起v字手勢)兩個老婆,(左手也舉起v字手勢)兩打細路,絕對係風流而不下流!」
+++++

財爺「復古」派floppy 議員四出撲磁碟機

其實敝校亦有部門,每年寄floppy一隻,內藏excel file乙個,著各單位填上資料後,將floppy交回。可能他們以為「電郵」的全名為「電腦檔案人肉郵寄服務」,同時我很想知道地球上哪裡還可以買到floppy。


puiyee | 24th Feb 2010 | 日常, 嚐鮮 | (209 Reads)

Picture

鑑於家裡長期沒人煮飯,對住家菜極度渴望。凡是打著「住家菜」,「無味精」,「自家製」等旗號的食店,對我來說完全無可抵抗。

熱騰騰的上海豬扒麵,是本校雲起軒的出品。在學的時候,永遠只見這在新亞某樓的古老小餐廳重門深鎖,不知內裡是甚麼回事,成為職員以後才曉得原來是會員限定,我們盜用了某會員的會藉,偶爾來吃午飯。

身處雲起軒總讓人有時空交錯的感覺,不論裝潢、食物款式和價錢,都像是從七八十年代起就定了格,十年如一日。聽說店子的出現,乃早在新亞幾十年前創校之時,一眾創校元老都是北方人,他們離鄉日久,想念家裡日常飲食的味道,便請來了廚子,專做麵食和水餃,聽到這段(未經證實的)歷史,聽到有關家鄉家庭之類的背景,平添親切好感。時至今日每逢星期三五,店子都有售自家製作的餃子,數量有限,不到下午一點已售完即止。但縱是沒有水餃,店子裡的上海豬扒和牛展還是相當受歡迎,牛展鹵腌得入味卻依然軟嫩,我在香港吃過相當水準的沒有幾家,豬扒多是鮮炸的,與熱騰騰的白麵條分開上,麵條只是水煮放湯,樸拙的陽春麵,加幾羹帶香不帶辣的辣醬,簡簡單單,不玩花款歷久常新的好吃。

還有九唔搭八的火腿炒蛋出售,是加點蔥花那種媽媽式做法,充分彰顯其住家feel精神,也不過是10元8塊一碟,每次都要點。

麵大碗得驚人,兩個女生吃的話叫一碗麵,吃個炒蛋加碟菜已足夠,買單40元許。吃過大碗麵,肚子滿載澱粉的飽暖感,讓人幸福滿滿,回到辦公室的午後,最好就是打瞌睡...


puiyee | 21st Feb 2010 | 買物, 嚐鮮 | (286 Reads)

Picture

對於極度愛舊,常常把回憶一百萬倍overvalue的人如我,一天到晚都為了檢回憶而掏荷包。這是典型的感性消費吧,然後那本小說背景發生在我喜歡的城市的,又買,這衣服摸起來好像很溫柔的觸感,又買,如此紅色的鞋子讓我想起小時候朝思暮想卻總是得不到的那一雙,又買。

感性消費卻總是叫人買得最過癮,好像讓花出去的錢多添了一種(自以為是)美好的意義。現實是,這情況下買回來的東西,往往都是廢的,哈哈哈。

說回這吹波膠,它與眼鏡型巧克力豆,以及時興隆芝士卷辣味卷,都長期並列在小學時期我最愛零食的高位,那,唔係唔買掛。年輕的朋友該不知道我說甚麼吧,唉。久別十多年,包裝依然,味道有點小變化但不要緊,最重要是可以讓我們再玩一頓吹波鬥大比賽,還要鬥快把對方的波一野篤破,搞得人家「成面都係」才算贏。果然又是買回憶。


puiyee | 20th Feb 2010 | 日常 | (95 Reads)

好難捱的幾天。在攝氏10度以下,身穿四件外套 / 毛衣 /大褸在家裡還是冷,一雙手根本無法打字,連頭腦也冷壞了,所以初五啓市,初六又收爐,請假留在被窩好了,承諾了要交貨的東西脫期,蚊型賣相業務也全面停工,都不理了。

昨晚我說自己好像「瓊」 了的一堆液體,動也不動的攤在床上,身上還是那四件外套 / 毛衣 /大褸。直到今天一開眼,十一點,窗外好久沒那樣明亮了,背上居然有點汗意,是回暖了吧。

挑件薄一點的毛衣,要好好散步,這才算春天。


puiyee | 17th Feb 2010 | 日常, 遊牧 | (171 Reads)

Picture

新春三天跟家人依照慣例回祖國避年。由過年前開始就(又)傷風 ,旅行的三天,好像最多時間就是待在床上,睡了好幾大覺。

Picture

房間裡的衛浴設施都很討喜。滾燙的熱水浴雖驅不散病菌,但鼻塞總算舒緩一點點。

回來以後,卻病得更厲害了,最後一天假期用來嘔和睡,好辛苦,早知記得替自己寫張「龍精虎猛」的揮春。


puiyee | 14th Feb 2010 | 日常, 二人, 嚐鮮 | (331 Reads)

Picture

情人節跟新年碰在一塊被淹沒了,也不是不好的,我真的,不喜歡被逼吃貴價情人餐,也煞有介事的拿著一大把花周圍走,然後看著花凋謝。

因為真的不喜鮮花,李先生今年送我...

Picture

自家製玫瑰花型圓肉桂花糕。

我想縱是將來發生甚麼事情要分開,我也絕不要有怨,這幾朵清甜的花,值得我一輩子感恩他的好。

情人節,就讓我晒晒命啦。祝各位生活甜美。


puiyee | 12th Feb 2010 | 日常 | (524 Reads)

Picture

一直很想寫,但又想不到該用怎樣的心情去寫這件事。年廿九下午,全世界提早下班,只得我因為time gap一個人呆在辦公室裡,大概這是最好時機,慢慢想,慢慢寫了。

和身邊朋友談起這事情,大都會提及以下幾個問題,我就循著這個思路自問自答好了。

問:知道妹要結婚了,心情如何?

答:當然高興。妹的未婚夫W,曾獲得GOBF(god of boyfriend),男友之神的美譽!為人有禮有教養,對著我家父母總是恭恭敬敬,但不是油腔滑調,而是細心體貼說話不亢不卑那種,真正的好孩子。對著我妹,實在是百般遷就,而且重要的是,相交快十年,他還是很愛很愛很愛我妹,那個愛錫的程度,在某次二人情海翻波的crisis裡面,我確實見識過了。

Last but not least,在「硬件」方面亦是相當齊備,看見細妹婚後有安穩幸福的生活,怎會不高興呢。

問:就高興而已?捨得嗎?

答:怎麼可能捨得呢,唉。我說過好多次,不知道天下間,有多少對姐妹感情如此好呢。我們差不多一星期相約一次,撇下爸媽男友兩人行街吃飯,一個人洗澡另一個人就坐在浴缸外談天。想法大都已是心照不宣,其中一個說出某難過事,另一人完全可以把自己代入場景,瞭解對方的感覺。我把自己人生的一大半負在她身上,她亦然。我不求男友是soulmate,大概因為從沒有如此需求,再親密的人,也不可能替代我細妹。

還有,其實呢,我呢,相。當。 怕。鬼。的!我不知道以後房裡只得我一個怎辦呀!!!

我還不太敢想像細妹嫁走了後的心情。

問:比妹爬頭了,不介意嗎?

已經過了介意的年紀,幾年前或者會有壓力,但到了三十歲,反而一切雲淡風輕,既然如此,嫁不去也不好擋著路呀。不過婚禮當日被詢問、或被投以同情目光的頻率應該很高吧...

當然,爬頭犯規還是有代價的,哼哼哼哼,我已擺明車馬向未來妹夫勒索,要送我好靚好靚好靚好豪好豪好豪的「砍裙」一條!(狂哮)我要做全宇宙最靚的大姨!!!!!!!!!!!!

+++++

睇完喇?唔好走住,唔該留個言恭喜祝福啦,我要我個妹幸福到爆呀!


puiyee | 11th Feb 2010 | 日常, 閒情 | (176 Reads)

Picture

虎年,近音字是苦,不很好聽,難玩食字,但今年寫揮春還是想畫老虎仔(特別是因為一手毛筆字相當的爛)。我們研究怎樣畫虎才神似才不會變成貓仔呢,當然加添虎牙很重要,眼神越威猛越好,但最有神的原來全賴額頭上一個「王」字

雖然古古怪怪但都是一番祝福,覺得合用的話就請笑納,預祝大家新年快樂,恭喜恭喜。


puiyee | 8th Feb 2010 | 日常 | (99 Reads)

一句激心的說話,可以令媽媽把孩子拋下樓然後一躍而下,但其實「你信唔信我死比你睇」、「你信唔信我走比你睇」等等,對我來說已是叫人打呵欠的對白,鑑於家裡亦很喜歡來這一套,EQ高時,可以配合劇情發展,苦苦哀求「唔好呀我會好傷心架」,但氣在心頭時,只能以暴易暴「你唔好大我,我依家就死比你睇!」,然後裝作想奪門而去手腳扭鬥一番,直到筋疲力竭,都發洩過了其實誰都不想死,更甚者如此狀況發生了好幾次後就自然變得狼來了,所以我對這些事情的態度只得涼薄。

硬碰硬不是對誰都有效,大人細路也不要學,也不須留言說「一家人大家將就下」之類,如此暴烈的家庭危機處理,對我一家來說卻總是最合適的方法。威脅這手段明知討人厭居多,但不少人偏偏愛用。我死了你就會明白我的好,我死了你會後悔一世,是誰先有了這樣的想法,然後把它發揚光大,像膿疱一樣長在憤恨的人的心裡?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