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puiyee | 26th Jan 2011 | 日常, 嚐鮮 | (339 Reads)

Picture

在這區生活的時間所剩不多矣,區內的好東西,吃過的多吃幾遍,未吃過的就更要試試。週六上午在微博看見好友素顏的津津茶餐廳鹽焗雞珍肝雙拼飯照片,是日行程即由museum文化路線,改成街坊麻甩佬覓食路線,二話不説,換衫落樓。

好多女生不吃內臟(但吃鵝肝),不知是怕髒,還是覺得味道怪。豬潤,豬腸,雞腎,雞潤,全部我好愛吃,特別是雞心,(我小時還吃乳鴿的腦袋,和母雞體內未形成雞蛋的無殻蛋!)內臟食品的濃厚鮮味,及爽口咬感,一般肉類實在不能比擬。

Picture 

鹽焗雞珍肝飯熱騰騰,吃下去飽飽膩膩,在冬天的下午叫人特別感覺良好,然而津津茶餐廳的燈光其實藍藍冷冷,彷彿要跟對面的「大酒店」遙遙呼應,老闆應該不會研究甚麼樣的店鋪顏色,甚麼樣的燈光才讓顧客心情愉悅增進食慾,也不怎樣在乎。如果你有跟過建築業的朋友吃飯,你也許會見過他們習慣要杯暖水,倒進大量的砂糖,不花分文地補充體力。我吃鹽焗雞珍肝飯時,有個大塊頭男人也默默的在喝砂糖水,看一會電視,然後開工去,甚麼都沒吃。掌櫃當然不會笑臉送客,但也沒嘮叨,似是習慣了默許了,跟老舊藍冷的裝修一樣,也沒甚麼好在乎,幾十年如一日的店,讓幾個大塊頭飽暖一會,他們應該覺得沒甚麼好在乎。


puiyee | 25th Jan 2011 | 日常 | (156 Reads)

決定結婚後,最叫我期待的事,不是婚紗不是化妝不是會場,而是那個未來的家。李先生覺得他現時居住的地方容不兩個(肥)人,夏天就開始行動,另覓居所了。

獨居的經驗近乎零,隨自己喜好挑選房子,佈置家居,總是個夢想(所以連玩Sims都玩得不亦樂乎!)。我是從小去Ikea,都會發夢模擬單位就是自己的家的那些白癡兒童,所以雖然知道那裡的傢具用料不過爾爾,但我還是想在店內興高采烈的揀這個揀那個,變出自己的家來。

Picture

給我一個清水房的話,就會把它弄成如斯模樣。不喜歡現在流行的硬線條金屬傢具,不喜歡感覺太酷的陳設,那些應該放在餐廳不是家。想要有點古老的,鄉村風的東西。我要布沙發,從小就想要,坐上去比涼涼的牛皮舒服多了,沙發上備有小毛被子,蓋在腿上看電視時活像老人院院友。地板怎樣沒所謂,卻總要加塊地毯,因為最愛坐地下。

Picture 

還有燈。香港好像不流行用檯燈或落地燈,但我覺得那是營造溫暖感最重要的東西。喜歡這盞好久了,老早就想不如先買回家,留待三五七年後用。有沒有人可以送我這燈當結婚禮物呀?哈哈哈。 


puiyee | 18th Jan 2011 | 日常 | (389 Reads)

Picture

我覺得,這件事值得我冒著洩露學校機密的危險(?),都要跟大家分享一下。

當我看到一位名為fffbcw ffffa9 fffffa ffffb1 ffffe7 ffffb1 ffffd2 ffffb6W 先生/小姐的Year 1同學寄來電郵,我發現今年中大錄取了火星人。

那也意味著,回火星安享平靜生活的計劃終於有著落了。這一天我心情無比暢快,好想回覆這位同學,順道打聽那邊情況如何,天氣暖不暖,貨幣怎樣算等等。

但對著這8組49個字母的不知啥是姓啥是名的行頭,我也不禁猶疑了。同學們要怎稱呼fffbcw ffffa9 fffffa ffffb1 ffffe7 ffffb1 ffffd2 ffffb6W,怎樣把fffbcw ffffa9 fffffa ffffb1 ffffe7 ffffb1 ffffd2 ffffb6W帶到地球的社交圈子呢?他在地球一定過得不容易吧。念及至此,我決定在email末段來一點溫馨提示:

一場來到這裡學地球話,了解一下地球的規矩也好,我們寫事務性質的email,不流行以hihihi為題目,這只是朋友間在msn才用到的,年過三十的也應該用不着。(呀,可能火星人都好親切,把我這辦公室阿姨當朋友了,火星真好!)其實我們也比較習慣,凡是名字的簡稱用大階顯示,題目裡的主要詞語第一個英文字母也用大階,不過在不影響溝通的情況下,我認為對火星的朋友們應該比較寬容。另外我覺得你在地球還是有個符合國情的名號比較好,讓阿姨幫你改好嗎?叫Joe Yeung如何?Ben Chak會不會比較適合你?

這樣回覆fffbcw ffffa9 fffffa ffffb1 ffffe7 ffffb1 ffffd2 ffffb6W好嗎? 


puiyee | 16th Jan 2011 | 日常, 相知 | (270 Reads)

周中,終於的起心肝,重新申請一個facebook戶口,只選擇真心想繼續連絡的朋友,發出friend request,原來總數不到40人。

那些介乎於陌生人及點頭之交的,以後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忙碌,我不再知道你何時是last day,你也不能再看見朋友tag我的照片,互不相干的我們本來就該如此。

那些我無法再面對的人,我就讓你們關在以前那戶口裡,掉到我看不見的角落。好奇就算害不死貓,我知道自己已經承受不了。

這兩天,每打開facebook,看到的只有好友們前幾天派對時拍下的照片,comments的字裡行間寸來寸去,like來like去,我覺得好sweet好放心。那是社交恐懼症或其他心理病嗎?


puiyee | 9th Jan 2011 | 日常, 閒情 | (347 Reads)

Picture

事前,我推卻朋友的邀請,堅持自己一個入場,只因為我不想聽到任何沒看過小說的觀眾,單憑這電影就為《挪威的森林》所下的各種結論,但我又沒有「戲腳」喜歡村上也喜歡《挪威的森林》。

事後,每當有人問起電影,我都只有一個說法,這電影是給喜歡《挪威的森林》的讀者看的,大概只有這群人,才有足夠的耐力與尊重,坐到散場。也只有這群人,才能從好像隨書附送的攝影集/MV集般,毫無story-telling責任、支離破碎的片段裡,明白個究竟,例如石田玲子的出現,例如小林綠(演得好爛叫人討厭得很)為何會讓渡邊愛上。

我也以相當的耐力與尊重,看足120分鐘。最大原因,只為對挪。威。的。森。林五字的朝聖心態,不管電影story-telling的功力再爛,光是關於這故事的,我自能投入其中natural high。當然松山研一是我很喜歡的演員,演溫柔誠實的渡邊很適合,而直子死後渡邊流浪的一段,書裡有不少陳述但都像是事過境遷的感覺,電影卻把那絕望感營造的很好。菊地凜子讓我驚喜,想像中直子不是如此模樣(應該要漂亮好多),但她的演出把我說服了。畫面相當的美,在腦海裡想像了十幾年的場面,一直不曉得與別人所想的,有何不同,終於有好些人把他們腦裡的東西拿出來,讓我們對比對比,二人在相擁的草原,雪地,對呀應該是如此廣闊淒美呀,那一霎還是有所觸動,所以都説這只能是隨書附送的攝影集/MV集。


puiyee | 4th Jan 2011 | 日常, 遊牧 | (191 Reads)

Picture 

我覺得自己在上海,不算遊客。我該説過好幾遍吧,二十歲時在上海待過那一個半月,是於我好重要的過往。這次再去,動機明顯,我是去探,看看老地方,時光在這城市的威力相當驚人,我想知道在腦中記得的風光是如何的不再依然。

Picture 

就算我還是遊客,起碼我有自己一套旅遊上海的態度,來上海別要求緊湊的景點;來上海不是要看最新的,也不光是看最舊的,而是細細觀看在新舊相容中的諧和與不諧和。1934年建成的老飯店改成精品酒店,古老的氣氛如何從用2009年的新東西來形不備卻神備,我覺得朗廷揚子算做得很好,那扇小窗和窄窄的小露台迷倒了我。

Picture 

然後是絕對的不諧和。1933年時的牛羊屠場,卻配上一身冷酷細緻的不得了的水泥,迴廊窗花和樓柱錯落中其實盡是精心佈局,讓牲畜最人道地被處決。現在我們是來尋吃的尋樂子的,卻要在團團轉的建築物中,踏著牛隻成為佳餚前,通向往生的最後一段石路,受著死亡般的冷意,精神分裂到極點。

更多關於這個令人寒慄的場所,可看這裡

Picture 

最後是一張更不諧和的照片,看著嘔心的話很抱。這裡有個小故事,九年前兩個女生對公司附近雲南南路小吃街角,一個賣羊肉串的新疆男生驚艷不已,花了好多錢吃了幾個禮拜的羊肉串後,兩人卻只敢對著男生邊傻笑邊交頭接耳。直到臨離開前一天,特意回到店子問新疆男生的名字,心裡還決定一定要拍到合照。他不諳中文,弄了半天遞上寫著「阿不來齊」四個字的紙條。今天店裡的新疆男人看來相當清癯,但依然笑得好看。他用不靈光的國語,説自己是阿本

我不肯定阿本是不是「阿不來齊」這名字的漢化版,方便日常生活,即便是這樣,那就不了解為甚麼時日可以讓青年除掉baby fat變大人之外,可以清癯至此,只知道原來上海天崩地裂般劇變九年,那羊肉串卻如一日的充滿孜然香味,我好想哭。